预见下一个十年:中国是后来做的,有人会遏制发展

杭州网讯12月18日-20日,2020网易未来大会在杭州盛大举行。大会以“洞觉·未见”为主题,汇聚了全球最强大脑,期盼以远见超越未见,去寻找打开未来的钥匙。

在上午的“跨界对话:预见下一个十年”,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任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国际著名通信专家、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王江舟,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副院长兼教务长、法国凯辉会计学教席教授丁远参与了圆桌对话。

话题一:航空航天科技的发展对宇宙认知和人类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欧阳自远表示,对于国家来讲,要能够自主自强,才不会受到“卡脖子”的问题。现在别人的基础好一些,我们是后来做的,当然他会遏制你的发展,所以我们一定要自主自强。我相信,这些都会推动,使人民生活得到更高的改善,使我们国家能够逐渐强大。

话题二:通讯技术包括5G、6G、7G等,这些研究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王江舟表示,通信技术只是提供一个最基本的东西。他预测,以后的通信发展到6G、7G或者再往后,一定是非常智能的。人工智能的技术一定会广泛应用,虽然现在人工智能技术只是很多是概念,整个应用的场景是越来越复杂,传统的思路、传统的概念,已经不可行了,解决不了,优化不了我们的网络,没办法做,即使再强大的计算,高级计算机都不行。所以,我们就要采用人工智能技术,变换一种思路来设计这个网络。王江舟认为,以后的通讯技术对社会的影响就是变得智能。以前的信息社会变成一个智能社会,人工智能具有广泛的应用。

话题三:在科技走向民用生活的时候,对企业家有什么建议?

丁远表示,这有一个平衡的问题,我们追求的这种商业上的成功、市场的扩大、利润的获取和背后可能会给人类带来的一些灾难性的东西。这个我们怎么控制?所有技术的出现,都有“双重性”。怎么把这个问题解决好?

丁远以社交媒体为例分析称,人类的需求和不太有智慧思考的人工智能推荐,把人就放在一个非常舒服的舒适区里,最后造成了整个社会里面,不同社会阶层、不同兴趣取向人之间的信息实际上是割裂的,大家享受自己爱听的东西,最后产生了社会的割裂。

话题四:畅想一下未来十年是什么样的?

欧阳自远表示,未来的十年对于我们升空的探测可以说四十年、五十年,还是那句话,向太阳系的星辰大海挺进,因为这可能是更长期的事情,但是随着航天技术的发展,随着我们对太阳界的理解和认识,一定会相互结合起来,诞生新的设计。

王江舟认为,未来十年是智能生活。整个社会高度智能化,一些应用,比如自动驾驶,十年以后会是非常普遍的。

2020网易未来大会由杭州市人民政府和网易公司联合主办,杭州市商务局、杭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局、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北京网易传媒有限公司以及网易(杭州)网络有限公司承办,中国移动总冠名。大会将进行三天的头脑风暴、涵盖了预见未来、新基建、人工智能、区块链、潮商业、UP生活以及和文化等论坛。

主持人:说到下一个十年,可能很多朋友觉得很遥远,回想过去的十年,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想想十年前,智能手机起码还没有大规模进入生活,可能我们获取信息的途径和现在就用一个小屏获取巨大的信息量相比,还相对的单薄。

我们从地面仰望星空,从空间俯瞰回地球。第一个问题问欧阳自远院士,我们知道空间技术极大的改善了人类生活,比如说现在人们穿的太空棉、我们用的保温杯,最开始用于空间技术,用于航天航空技术的民用,是成果转化到民用当中。未来航空航天科技的发展,对宇宙的认知,又会给人类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改变?请您分享一下。

欧阳自远:这其实有很多实例的,美国的阿波罗投资了254亿美元,他们参加的人有好几万人,200家企业,还有80几个研究组等等。

阿波罗的计划,我先说一下美国的情况,诞生了3000多类新的技术,包括通讯、计算机、人的医药,包括军事上的各种新型仪器。“阿波罗计划”可以说引领了上世纪全世界各个所有方面快速的发展。这件事情是大家公认的。

我也知道现在航天技术,它是尽可能吸收现在已经有的计算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现在这些都具备了,也要学习这些技术,但最后依然要形成一定的产品,推广到社会,提高生活质量。

我自己亲身经历了,有些东西我们国家造不出来,但是我有这个需要,跟人民生活未来的需求是相适应的,我觉得经济的发展是推动技术发展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科学要引领,因为它的追求是无穷无尽的,一定要建设很多新的技术。

对于国家来讲,要能够自主自强,才不会受到“卡脖子”的问题。现在别人的基础好一些,我们是后来做的,当然他遏制你的发展,所以我们一定要自主自强。

我相信,这些都会推动,使人民生活得到更高的改善,使我们国家能够逐渐强大。正像习总书记讲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未来持续平安、幸福的发展,一定会得到很大的我们去支持、去帮助、去实践。

主持人:王院士,我想问一下,通讯技术,5G慢慢开始深入生活,您的团队在做6G的研究,6G后面可能还会有7G、8G,最终这个通信研究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希望对我们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王江舟:这个通讯技术现在已经比较广泛了,以前我们理解的通讯技术是传输,从这里传到那里。

现在移动通信,智能手机已经是很多高新技术的集成,不仅是通信技术,还有计算机技术、微电子技术、基建,甚至艺术,是非常综合的一个东西。

通信技术只是提供一个最基本的东西。我的预测,以后的通信发展到6G、7G或者再往后,一定是非常智能的。人工智能的技术一定会广泛应用,虽然现在人工智能技术只是很多是概念,上午哪一位专家讲了现在已经“降温”了,我觉得这是一个趋势。因为整个应用的场景是越来越复杂,传统的思路、传统的概念,已经不可行了,解决不了,优化不了我们的网络,没办法做,即使再强大的计算,高级计算机都不行。所以,我们就要采用人工智能技术,变换一种思路来设计这个网络。

我觉得以后的通讯技术对社会的影响就是变得智能。用我们以前的信息社会变成一个智能社会,人工智能具有广泛的应用。

主持人:我们说人工智能是代替人脑来进行思考,在某种程度上。

王江舟:可能不一定完全能够代替,但是它一定让很多的设计、整个系统的集成,会采用人工智能的思路去做,从大数据里面挖掘、训练、求解、预测一个解,像我们学理工科的学函数,Y等于FX,是一个函数,解一个X,Y就出来了。以后人工智能不一定是这样的,给我一个数据就可以预测Y是什么东西,所以整个思路完全变化了。

我觉得是一个颠覆性的,这个技术需要很多的开发,比较好的人工智能算法,也不能复杂,它的解非常优。主要的思路是“求解算法”。

主持人:您和您的团队在进行这方面开发的过程当中,会把人类的伦理思考带进去设计吗?

王江舟:人工智能还是需要人去设计,我认为它不能完全代替人,它是非常高的智能,它会做决策,但是设计决策还是基于人来做。我们开发这个算法有机器去训练、求解,找到预测一个解。但是整个训练、设计思路还是由人来做的,不能完全代替人,它不可能代替人。

主持人:科技往尖端发展,但是最终是为人服务的,人伦的思考和善意的思考,出发点非常重要。

王江舟:对,高度智能会引领很多决策。以前是用计算机帮我做什么东西,提高我的工作效率,以后它要做决策的。

主持人:问一下丁教授,在科技走向民用生活的时候,对商界的各位企业家有什么样的忠告建议?

丁远:这个会议非常好,从刚才丁磊先生开场演讲,包括刚才主持人提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关于商业伦理一些新的技术给我们带来的挑战。

人作为一种生物,它的演变过程是非常缓慢的。但是我们手上所拥有工具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大,刚才欧阳先生提到在核能的开发,核弹的生产,全球处于核威胁下的恐怖几十年,我们最重要相信人的智慧。

在整个发展过程当中,怎么样找到一个平衡点,这个非常重要。一个是从商业的牟利,追求利润的最大化,刚才樊纲教授提到“全球化的原动力来自于对商业利润的追求和最大效率的追求”。目的这个技术背后,我们也看到了很多资本,包括国内,因为我们现在也是市场经济,包括国外。

这个当中就有一个平衡的问题,我们追求的这种商业上的成功、市场的扩大、利润的获取和背后可能会给人类带来的一些灾难性的东西。这个我们怎么控制?具体可以讲很多,刚才也提到网易的游戏,可能大家对它有一些相对比较负面的看法是涉及小孩的,但是也有一些正面的,可以把游戏作为一个智力开发、学习的工具。所有技术的出现,都有“双重性”怎么把这个问题解决好?王院士关于“智能”的问题,智能在社交媒体、信息推荐上,做了很多安排,像国内头条在这方面在全世界非常领先。

这个当中带来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今年1月份参加达沃斯上面一个很重要的话题,就是社交媒体这种信息的,人类的需求和这种不太有智慧思考的人工智能给他推荐,把人就放在一个非常舒服的舒适区里,最后造成了整个社会里面,不同社会阶层、不同兴趣取向人之间的信息实际上是割裂的,大家享受自己爱听的东西,最后产生了社会的割裂。

主持人:信息茧房。

丁远:实际上它是一种认知力的钝化,这个会带来很多问题,我们作为商学院,也是我们学校最近一直在推的研究和案例,怎么给商学院的精英培养的时候,能够找到一些平衡点,这是需要去思考的。

主持人:刚才丁教授的发言过程中说到了其实我们现在是“被喂食”的,由于人工智能的发展,你喜欢什么我就喂你什么,最后口味变得很单一,人就进入到了信息茧房。可能商学院教育面临的一个新的话题就是如何破茧,让这些进入商学院的学生们破茧成蝶,有更好的视野。丁院长,我接着问一下,如何让他们打破自己认知的壁垒,在更广阔地接触新信息的过程中作为商学院有什么思考呢?

丁远:这里很重要的问题是把这个放到紧张度的讨论当中,现在最怕的就是一边倒的舆论,其实在我们很多的课程案例讨论里面是非常危险的,最近比如说我们做了一些案例,有国企的,也有外企的,比如你开发出一个介媒,可以降低吸烟对人体的有害,介媒是不是应该推广到烟厂行业,这是一个案例,这是降低了对你肺损害的同时又鼓励人抽烟。我们出现了农药降解新的化学成分,但是这个成分是不是应该推广,推广万一出现伦理风险,那最后没有降解,100%出现中毒了,降解化工厂应不应该承担责任?

主持人:今天的大会是未来大会,场上的三位嘉宾,听一下就各自领域已掌握的经验和知识,给我们畅想一下未来是什么样的?

欧阳自远:未来的十年对于我们升空的探测可以说四十年、五十年,还是那句话,向太阳系的星辰大海挺进,因为这可能是更长期的事情,但是随着航天技术的发展,随着我们我们对太阳界的理解和认识,一定会相互结合起来,诞生新的设计,但是现在来说,我们目前没办法和外面联系,我也希望可以找到外星人,我不敢说十年之内一定找到,为什么?你发一个信号过去,它几千年才能收到,收到以后再回来,我们已经过了七八千年了,所以这是遥远的,所以我觉得未来的十年我们的国家一定会飞得更远,飞到木星,因为我飞过去要六七年,基本上你十年花了一大半时间,再飞过去,我们要搞太阳系的行星际,推动航天技术的发展,提高我们对太阳系的认识,把它的起源、演化过程,理论上能够搞得更清楚。我们一步一步征服我们居住的家园—太阳系。现在火星才4亿,最近五千万公里,远的时候甚至可以达到4亿公里。

主持人:我记得2005年美国火星探测器登陆火星,那个时候我们也在畅想什么时候中国有探测器到火星去,现在已经发射了。我们期待明年2月份可以收到来自“天宫一号”发回来的信号和信息。王院士通信领域您畅想未来十年有什么变化?

王江舟:未来十年我还是觉得是智能生活。整个社会高度智能化,一些应用,比如自动驾驶,十年以后会是非常普遍的,所以我觉得是智能生活。

主持人:智能生活。也希望它是为人们带来美好的智能生活,不要像一些恐怖大片里面展示的场景。丁教授呢?

丁远:我从整个中国的经济和商业,未来五年到十年我的一些看法,我觉得刚才樊教授给我们展示的,他的结论我非常支持,但是他对前景展望太黑暗了,我并不认为所谓中国和美国,美国对现在中国的压力没有解,我认为是完全有解,因为美国是各个社会阶层组成的,他讲这个问题的过程中,背后是美国企业原动力,追求全球化,把中国这么大一个市场纳入它的版图中,这个兴趣是没有任何变化的。所以核心的事情是要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刚才可能樊教授谈得更多是国内产业发展,今天下午我也有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一些看法,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中国怎么到外面做好中国。

主持人:未来的十年,每一个人都是见证者,网易的未来大会就是让大家充满了畅想,并找到当下执行的方案和路径。太空很大,人类很渺小,宇宙很永恒,我们活在当下!未来大会开启未来,特别感谢今天各位的光临!

(责任编辑:郑彬_NS1255)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